中新网 昨天
右翼抬头、马克龙“受伤”,欧洲议会选举怎么了?
index_new5.html
../../../zaker_core/zaker_tpl_static/wap/tpl_guoji1.html

 

中新网 6 月 11 日电 法国总统 " 豪赌 " 解散议会、比利时首相含泪宣布辞职、德国总理遭遇最惨重打击 ……9 日晚落下帷幕的欧洲议会选举,在多国引发震荡。

欧洲仿佛一夜 " 变了天 "。

这场横跨欧盟 27 国的选举,又被视为欧洲政治生态的 " 风向标 "。随着选举结果出炉,欧盟国家遵循相对温和路线的政党接连受挫,多国极右翼政党 " 斩获颇丰 ",欧洲议会 " 右转 " 明显,更增加了欧罗巴大陆的政治不确定性。

2024 年 6 月 9 日,一名选民在葡萄牙的投票站为欧洲议会选举投票。

马克龙的 " 豪赌 "

" 在欧洲,现代政治有时进展缓慢,但没有什么冲击会比这次更大。"

这是英国天空新闻网对马克龙解散法国议会的评价。在该媒体看来,马克龙走的这条路是 " 不可预测的,也许是鲁莽的 "。因为这可能导致 " 他最痛恨的对手之一掌握大权 "。

没有十足把握,马克龙为何还要冒险解散议会?这还要从这场欧洲议会选举说起。

资料图:法国总统马克龙。

9 日,法国选民投票选出 81 名代表法国的欧洲议会议员。但选举结果显示,法国执政党复兴党的支持率,远低于极右翼政党,连后者的一半都达不到。

美联社称,不少法国选民利用欧洲议会选举,表达对马克龙政府经济、农业和安全政策等的不满。马克龙本期望在推动欧盟加大支援乌克兰、加强自身防务能力和产业发展方面发挥领导力,但这场选举结果令他 " 受伤 "。

面对这样的失败,马克龙随即宣布解散国民议会,提前进行议会选举。

有分析人士指出,马克龙决定提前选举,主要有两大考量:

一是期望重获选民的信任,令执政党在议会中有机会获得绝对多数席位,以克服政府在立法过程中遭遇的阻碍;

二是马克龙也期望尽可能阻击极右翼党派的强劲势头,阻止其候选人在 2027 年入主总统府。

不少媒体用 " 出人意料 "" 措手不及 ",来形容马克龙解散议会的举动,称其在进行一场风险颇高的 " 豪赌 "。

因为一旦执政党失利,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赢得多数席位,法国可能会陷入总统和总理来自不同政党的 " 左右共治 "、相互掣肘的尴尬局面。

纽约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分析师拉赫曼认为,尽管国民联盟会发现赢得国内选举远比赢得欧洲选举困难,但 " 发生意外的风险更大 "。

还有法媒认为,现在距离 6 月 30 日第一轮投票仅剩下 3 个星期,而到 7 月 7 日的第二轮投票开始时,法国已部分进入度假季。留给马克龙 " 收复失地 " 的时间并不多。

不过,也有分析人士称,由于此次将进行两轮投票,会动员不同的选民群体,极右翼未必会取得优势。此外,马克龙希望借助巴黎奥运会等重大活动,让选民倾向于继续支持执政党。

马克龙 10 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写道," 我相信法国人民有能力为自己和子孙后代做出正确的选择 ",并称 " 我唯一的抱负就是对我深爱的祖国有所贡献 "。

比利时德国也 " 受伤 "

在这场欧洲议会选举中,受到挫折的还有德国总理朔尔茨所在的社会民主党。

资料图:德国总理朔尔茨。

这一中左翼德国老牌大党,遭遇了有史以来 " 最糟糕的成绩 ":得票率既不敌中右翼对手联盟党,也未超过新兴的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。

这样的结果,给朔尔茨领导下的 " 红绿灯 " 联合政府 ( 社民党、自民党、绿党的执政联盟 ) 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德国国内的反对党要求朔尔茨效仿马克龙,提前举行选举。

不过,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赫贝斯特雷特表示,德国的政治体制与法国不同," 我们甚至一秒钟也没有考虑过德国新选举 "。

他表示,本届政府正在尽一切努力,实施那些悬而未决的重要事项。

与德国面对惨败时的 " 内心强大 " 相比,比利时首相就有些顶不住巨大压力了。

在 9 日举行的联邦、地区及欧洲议会 " 三合一 " 选举中,比利时首相德克罗所在的政党荷语开放自民党表现不佳,所获席位锐减。

德克罗当晚含泪宣布辞职,比利时将开启新一轮组阁。

不过,由于比利时政治高度碎片化,再加上比利时三个大区 ( 弗拉芒大区、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首都大区 ) 与三个语区 ( 弗拉芒语区、法语区和德语区 ) 在经济、社会及行政管理方面存在差异,该国政府组阁通常会面临漫长且 " 困难 " 的谈判过程。2010 至 2011 年间,比利时曾创造 541 天 " 无政府 " 的纪录。

在西班牙,欧洲议会选举同样引起震动。

西班牙第二副首相兼劳工与社会经济大臣迪亚斯 10 日宣布,由于在 9 日的欧洲选举中成绩惨淡,她将辞去左翼政党苏马尔党的领导职务,但将继续担任部长职务。

" 这始终是我们的责任,在这种情况下,毫无疑问,这是我的责任。" 迪亚斯说道。据报道,苏马尔党仅赢得三个议席,与备受争议的新成立的极右翼政党 " 派对结束了 " 席位相同。

政治光谱 " 右移 "

" 这对欧盟各地的极右翼来说,是一个美好的周末,对自由派和绿党来说则是一场噩梦。" 在这场欧洲议会选举中,极右翼政党被认为取得了 " 历史性胜利 "。

资料图:欧盟旗帜。

欧洲议会是欧盟的立法、监督、预算和咨询机构,每五年举行一次选举,这届欧洲议会选举于 6 日至 9 日举行。

欧盟各成员国会在选举前商定各自的席位数量。总体而言,人口较多的国家拥有的议席也相对较多。在本届欧洲议会的 720 个席位中,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分配到的席位较多,分别有 96 席、81 席和 76 席。

欧洲议会的议员由各成员国选民直接选举产生。虽然欧盟 27 国选的是同一个议会,但各国的投票时间和选举规定不尽相同。通常,当选议员在欧洲议会中按照党派组成跨国党团,议员更多是依据党团的政治诉求展开日常工作。

欧洲议会最新数据显示,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 186 席,成为欧洲议会第一大党;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获 135 席,位居第二;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获 79 席,位列第三。

具体来看,在法国、意大利和奥地利,极右翼政党的得票率均位居榜首;在荷兰,极右翼自由党位居第二;在波兰,该国中右翼政党,以及右翼保守势力获得了绝大多数席位。

据路透社报道,政治观察人士将欧洲出现这种 " 右转 " 倾向归因于欧洲生活成本上升、人们对移民和绿色转型成本,以及乌克兰问题的担忧,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 " 抓住了这些担忧 "。

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( NBC ) 认为,尽管欧洲议会选举的重要性对欧洲各国而言,可能不及国内选举,但它的影响仍然十分巨大,会设定欧洲大陆在未来五年乃至更长时间内的政治基调。

分析认为,从选举结果来看,新一届欧洲议会中传统的中右和中左力量保持多数地位,未来欧洲政治大方向未必出现急剧变化。

美国新闻网站 Axios 也指出,布鲁塞尔的重心无疑已经转移,但欧洲针对极右翼的 " 防火墙 " 仍然完好无损。法国和德国政府未来的命运,可能决定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。

不过,欧洲议会政治光谱 " 右移 ",可能会令通过安全、气候等方面的新立法变得更加困难,在移民和对乌援助问题上,欧盟的政策推进或许会出现更多不确定性。 ( 完 )

宙世代

宙世代

ZAKER旗下Web3.0元宇宙平台

智慧云

智慧云

ZAKER旗下新媒体协同创作平台

相关标签

马克龙 法国 欧盟 法国总统 总统府
相关文章
评论
没有更多评论了
取消

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

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

12 我来说两句…
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